hg0088:月薪三万,还是撑不起孩子的一个暑假  文/小烧  1  到底要多少钱,才能让孩子过好暑假?  最近朋友圈里,  晒孩子快乐暑假的是越来越多了。  闺蜜小d在企业做高管,  月薪3万出头,  房贷车子管理费家庭伙食医疗等大头支出老公搞定,  她只需管好自己和孩子的日常花销即可。  漂亮乖巧的女儿五年级,  上的是广州某外语学院附属名校,  算是姐妹们中过得最惬意自在的了。  日子本应过得爽歪歪,  事实上,  她最近连新衣服都快不敢出手了。  为什么这么惨兮兮的?  因为孩子放!暑!假了!  孩子去一趟美国游学,  10天20000元软妹币!  不去总行了吧?  学校是以外语教学为特色,  同学们都踊跃参加,  不参加连跟同学们的共同话题都木有,  咬咬牙报了!!!  孩子在家没人看管可不行,  得请个阿姨吧,  请个阿姨5000元,  一下子一个月的饭钱就没了。  暑期还长着呢,  还剩下40天怎么过?  7月份是英皇的钢琴考级,  得备战!  钢琴课 200元/节课  (只是中档价位好不)  每周来个两节,  2000大元又飞走了。  暑假老窝在家里看电视可不成,  得注意一下体育锻练呀,  报个游泳班吧,  2000元又没了。  一眨眼就要到8月份,  孩子该收收心,  为新学年冲刺了,  否则一开学可跟不上。  学英语,  学奥数,  学作文,  以学而思为例,  3科暑假培优6000元跑不掉。  算算帐,  20000(美国游学)+5000(阿姨)+2000(钢琴)+2000(游泳)+6000(培优)=35000。  看起来每个月累死累活地挣钱还不少,其实孩子一个暑假就能花个精光。  痛苦的是你花了心疼得不踏实,  不花吧对不起孩子更不踏实!  2  钱这种东西,让人特别有罪恶感  算起来,  按传统家庭年收入50万,  小d已经妥妥的中产阶级!  但还是觉得压力山大,  喘不过气。  去你的中产!  姐累死累活一天工作超过12个小时,  哄老板、哄下属、哄客户、  哄老人、哄小孩,  孩子待家里像个城市中的留守儿童,  难道还付不起孩子暑期去旅游一趟的费用吗?  每次看到别的孩子能歌善舞,  琴棋书画出口成章,  出国比赛拿大奖,  英语说得一串串的,  心里就充满了罪恶感!  难道孩子就没和你提过想去学跳舞吗?  你当时义正言辞地说,  宝贝,坚持不了的,  还是以学习为重吧。  其实你心里是在盘算,  明知孩子成不了舞蹈家,  这个投资回报率不值得,  省了!  难道孩子就没和你提过要去学书法吗?  你当时说了什么?  过段时间再去吧。  其实你心里是在盘算,  现在都是电脑办公了,  这个钱还是省了吧!  难道孩子就没和你提过要去夏令营吗?  你当时说了什么?  送你去姥姥家玩几天吧。  其实你心里是在盘算,  也就是玩几天,  这个钱还是省了吧!  曾有一个妈妈,  是个全职妈妈,  最让她自豪的就是考上市重点中学的女儿,  每天的学习都不用操心,  但说到最愧疚的是,  因为经济问题没有让孩子上心仪已久的声乐班。  我当时就回了一句,  让声乐班滚吧,  孩子的优秀已是事实,  只要孩子有实现梦想的能力,  剩下的只需要帮助她鼓起追逐梦想的勇气即可,  不要忽视孩子的创造力。  但是为了避免罪恶感累积,  被捆绑为中产阶级的父母大多会选在暑假来个钱包的大抄底。  3  娜娜的痛苦  娜娜是一上市公司的管理层,  手里管着3个产品线,  丈夫正在创业,  还得抽出身子去搭把手,  尚在幼儿园小班的孩子暑假到了,  一时没照顾到位连病两场,  小小人儿变得纸片一般,  不得已送回了四川老家。  两小口常常吃着吃着饭就掉眼泪,  这么辛苦是为啥?  连孩子都见不上面!  4  暑假是用来证明爸妈是否合格的  为什么压力那么大,还是有那么多的父母不得不在暑假时假装挥霍一把呢?  第一,竞争的压力太大,孩子们的比拼早就开始了  以前的孩子只要能上个好学校,完成好学校的教育任务就能成为,出色的孩子好,但是现在可能很难了。  大众教育下很多资源只会向少数孩子倾斜,但难道孩子暂时不是画画天才,就要扼杀他对画画的喜爱么,大部分家长都是选择,不好的;  就算不考虑小升初、中考、高考的压力,难道就眼睁睁地看着孩子在学习的路上落后么,大部分家长也是做不到的;  就算明知道孩子的天性是喜欢玩,又有几个家长能接受孩子在同学们高谈阔论旅游趣事时,只能沉默。  第二,太多年少成名的事例,家长对孩子的期望值越来越高  第三,捆绑式的价值观,让家长欲罢不能  ,你的孩子上哪个学校呀好  ,你的孩子考试多少分呀好  ,某某的孩子获了国外大奖了好  ,某某同学上报纸了好  ,某某同学进了校艺术团,为什么我不能进好  各种各样的价值观,直接击打着父母的玻璃心。  最后想说的是:  挥霍还是平淡,都是你的选择。  只是,  一定要让孩子知道,  父母一直在为美好的生活而努力,  从不泄气,从不停止,  这样才是成长的意义。  好吧。结束了。我还得加班去,为了孩子能过个好暑假继续挣钱,朋友圈那个焦虑的年轻人,后来活成了什么样

第34章 一尊冰雕 2018-01-12

    站在绿圈外三米远的地方,古黑回想这刚才发生的一切。
  符文陷进触发的一瞬间,只见刀疤少年的脚底,一团绿色气体凭空爆炸开来,刀疤少年瞬间被雾气弥漫,眼前一片模糊,然后是自己的身体以及灵海宫内一股强力的寒流迅速蔓延。
  这些高速游走的绿气,同时向四周快速蔓延,在地上形成一个直径差不多四五米大的绿色圆圈。圆圈之中,如雾一般萦绕的恐怖绿气不断来回穿插,看起来让人直生寒意。
  当时,古黑只知道,机会仅有一次,若是错过,那死的人就是自己和张益静。所以,哪怕自己付出多大的代价,也要尽快亲自动手,杀掉刀疤少年,以绝后患。
  古黑可是游戏的高端玩家,不但自己在游戏中拥有丰富团战经验,风骚的走位,还一个极为出色的团战指挥者。同时,自己晋升聚灵境三期时,对自己掌握的三个灵技,进行了各种场景的模拟演练。所以,古黑通过自己精密的预判,再配合自己风骚的走位,古黑发现要杀掉刀疤少年,是完全可以实现的。
  打定主意,助跑!
  身体即将跨入充满凶残绿气的陷阱,起跳!
  身体凌驾于绿气之上,感受到一股极寒之气正在侵蚀自己的身体,闪现!
  助跑……起跳……闪现!
  一切都很顺利,手起剑落,一步到位,实现秒杀,接着双脚在刀疤少年身体上轻轻一点,借力飞出了符文陷阱的范围。
  即便如此,古黑还是非常惊讶,这个符文陷阱确实太恐怖了,自己闪现的过程中,就明显感受到自己灵海宫内的灵气,正在一点一点地僵硬凝冻,还好在其全部凝冻之前,古黑顺利完成了这一系列的动作。
  站在圈外,古黑仍然还没有平复自己的情绪,这可是自己第一次杀人呀。
  符文陷阱还没有彻底消失,看着陷阱中身体还在不断抽搐刀疤少年,古黑想起了游戏中那些令人闻风丧胆的各种陷阱,其比例、大小、功效,都几乎完全一模一样,简直就是一场真人版的格斗游戏啊。
  站在陷进圈外,古黑灵海宫内灵气早已经犹如万年寒冰,周身的肌肉,骨骼犹如被束缚一般,显得有一些僵硬,一阵阵寒流从灵海宫内不断外流,冲击腐蚀着自己的五脏六腑,让古黑极其难受。
  看着自己身上不断散发着一丝丝绿气,这是被绿了,古黑哭笑不得地自嘲着自己。
  这符文陷进,实在是太恐怖了,古黑站在地上,几乎不能动弹了。想想刚才杀人的整个过程,从进入到符文陷阱的范围,到割断刀疤少年的喉咙,以及脚踩刀疤少年身子飞出陷阱,时间还不足两秒钟。
  陷阱带给自己的后遗症,确实令人难以想象,自己仅仅只是从其上空飞过,并没有真正意义上踏入过陷阱,这陷进都给自己带来这么大的伤害,古黑强忍着体内不断出现的寒气,眼睛死死地盯着刀疤少年,深怕出现意想不到的变故,深怕刀疤少年站起身来偷袭自己。
  “KO!”
  刀疤少变终于停止了抽搐,其已变得狰狞恐怖的刀疤脸一动不动地横躺在绿气萦绕的地上,地上红色的鲜血,此刻正在被这些绿气不断吸收。
  古黑看见刀疤少年在血泊中不再动弹,才强忍疼痛,将视线转向张益静。
  此刻的张益静,双手正在胸前,双手手心之处正有一团绿色的球状体快速旋转着,而陷阱之中的绿色气体,连带地上刀疤少年的鲜血,正在被这团球状体快速吸收着。
  古黑面带疑惑,张益静这是在做什么,是在回收这些绿色的气体和红色的鲜血,这些东西还能有用吗?
  当地上所有的绿气,以及血迹都被张益静吸走,地面恢复一开始的原样,留下两俱干尸。而古黑看见张益静手中的球状体,由纯绿色已经变成了蓝色,这是混合了红色血液的缘故。
  张益静闭着双眼,一双娇嫩的双手不断翻滚手中的球状体,只见球状体变得越来越小,颜色变得越来越深,而张益静圆滑红润的脸蛋慢慢变得冰莹剔透。
  古黑猜想,张益静是在炼化着这团绿气,这应该与符文陷阱有着极大的关系。
  既然张益静能吸回地上那些绿色的气体,那她也一定能吸走自己体内残留的绿气以及寒气,古黑这样推断着。
  “张益静,别忙着炼化,先把我体内的寒气吸了。”古黑站在原地,艰难地喊着张益静。
  紧闭双眼的张益静,听到古黑的声音,慢悠悠地睁开自己的眼睛:“你冷吗?要不要我来给你暖暖身子。”
  古黑脸上黑线直冒,这是赤裸裸的向自己表白吗?
  “我怕你的体温不足以温话我已经冻僵的心。”
  说这话,古黑并不是在调侃,而是真真切切地看见的张益静身体,正在发生着变化。
  张益静手中的悬浮球体,已经被其炼化收缩到拳头大小,蓝色已经加深到深蓝色。古黑此刻能听见声声脆响之声,这种声音,以及张益静的身体,就如电视剧里所演绎的一样,正在一点一点地被冰冻起来。
  张益静根本没有机会和时间和古黑说话,他正在专心地控制着体内游走的极寒灵气,这种情况,张益静前段时间才经历过一次,自己非常明白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从双手开始,到手臂,然后遍布全身,最后是圆滑的脸蛋,以一种可以看得见的速度,张益静的身体慢慢僵硬在炙热的阳光下,变成了一尊晶莹剔透的冰像。
  “这什么情况,太阳在炙烤,温度也特别高,一个活生生的美少女就在自己的面前一点一点地变成了一尊冰像?”站在原地,仍然还不能走动的古黑,内心有上万个大大的问号。
  但看见张益静刚才处事不惊的表情,显得特别淡定,极度认真,特别期待,古黑判定,张益静应该是进入到某种特殊状态了,并且应该对张益静是有极大好处的状态。
  这样想了之后,原本还借希望于张益静的古黑,必须靠自己解决体内的寒气,还得越快越好,因为他根本不知道张益静的这种状态要持续多久,自己得先解决掉符文陷阱带来的控制,保护好张益静。
  随着时间的推移,古黑已经感受到体内的寒气已经减弱了不少,若不采取任何措施,任其自然释放,估计十来分钟,自己就可以移动了。
  但十分钟时间看似不长,但在充满无数变数的森林中,十分钟可能就会要了两个人的命,古黑要驱走体内的寒气,解冻自己灵海宫内的灵气。
  怎么样来驱赶寒气呢,古黑似乎并没有头绪,虽然自己的续灵符内灵气并没有受到影响,但续灵符内的灵气必须转移到灵海宫,通过灵海宫才能使用这些灵气。
  正在自己一筹莫展的时候,古黑发现灵海宫万符炉周围凝固的灵气在缓慢地融化着。
  “真是天助我们也!”古黑看着仍然没有任何动静的张益静,仰天长叹一声。随着灵气的融化,古黑开始利用万符炉,开始煅烧灵气,产生热量,快速融化着灵海宫内灵气,这样一来,解冻的速度越来越快,古黑周身的寒气也在快速扩散着。
  差不多两分钟过去,古黑灵海宫恢复如初,体内寒气自然而然消失殆尽。
  古黑犹如重获新生,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身子,围着张益静仔仔细细打量了一圈。感受着张益静不断散发出来的寒气,古黑腿了两步,心想就让你自己解决吧!自己做好后勤保障就可以了。
  “咔嚓咔嚓!”坐在地上,几乎快要睡觉的古黑突然警惕起来,视线快速扫视一圈,并未发现任何异常,才将视线转向张益静。
  解冻了!
  这词,听起来咋觉得有点别扭呢。
  “居然晋升聚灵境三期了。”待张益静身上所有的冰块消失,古黑发现张益静竟然晋升到了聚灵境三期,这样的晋升方式,也太奇葩点了吧,简直颠覆了古黑的认知。
  “你自己解除了控制?”醒过来后,发现古黑正在自己的身边,着急地看着自己,张益静完全没有想到,古黑居然自己解除了控制。
  “你个坑货,搞这么一个陷阱,也不告诉我关于这个陷阱的信息!”古黑看着张益静那副不以为然的样子,很生气,也很无赖。
  “我这是想给你一个惊喜!”
  “你这哪是惊喜呀,是惊吓!”真的无力吐槽呀!古黑翻着白眼,冰脆的内心拔凉拔凉的。
  “行了,我们去洞里拿东西吧!”张益静看着熊腰少年和刀疤少年的尸体,想起了洞内的符文晶石来。
  “等等,我要那把三棱戟!”古黑发现到现在除了一把短剑外,还没有任何一件像样的武器,所以看着三棱戟,眼馋起来。
  拿上三棱戟,两人将地上的两俱干尸拖到了旁边一个树丛里面,而为了安全起见,张益静还在洞口之处,再次放置了一个符文陷阱。
  两人才安心地进了山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