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g0088:你就毁在,等有时间再做好  文艾小羊  1  科科是写美食专栏的旅行达人,我们在一次旅途中相识,一见如故。之前我看过她的专栏,美食加旅行的标签,很容易让人觉得她活得特别悠闲。  深圳再见,我才知道她在一家著名的科技企业做策划总监,每天工作10小时以上。  ,旅行与美食的时间从哪里来?好我问。  ,挤。好她答得很干脆。  出于好奇,我打听她的作息表。她的午餐基本是在外面解决。每天晚上用半个小时研究城中的餐厅资讯,决定第二天午餐吃什么。吃完饭,又花十分钟做简单的测评记录。  小长假只要不加班,她都会去还没被开发或者没被过度开发的地方旅行。至于出国旅行,属于年度豪华计划,她通常把年假与春节拼在一起。用大半年时间做攻略,每一间酒店、每一餐饭都不浪费,攻略细致到标注日出日落时间。  科科的旅行攻略做得好、线路新奇,去一个地方回来,可以写出好多篇文章。以至大家误解,以为她每天都在吃喝玩乐。  ,就是因为工作太忙,才对吃喝玩乐保持极大的好奇心,愿意深入研究,十天的旅行,做300天的准备。好  2  很多人喜欢将无法取悦自己、陪伴家人、做喜欢的事情,归因于没时间,但在现实生活中,我看到的那些懂生活、爱自己、耐心陪伴家人的人,反倒都是像科科这样的大忙人。  忙中偷出的闲,我们才愿意珍惜、经营,让它产生加倍的幸福感。如果单纯只有闲,时间流逝,想做的事情很容易今天推明天,明天推后天。  我身边有朋友,在事业上升期,为了陪伴孩子,全职回家了。但很快,我发现她根本没做到像辞职之前说的那样,陪孩子去旅行,给孩子读绘本,跟孩子一起画画、弹钢琴。  我去她家,经常发现她在追剧或者躺在床上玩手机,孩子一个人看动画片或者玩玩具。  我没有责怪这位朋友,相反,特别理解。  这就是人性。当你有很多时间的时候,根本不可能再精打细算地珍惜你的时间;当你觉得随时都可以陪伴孩子与家人的时候,也不会挖空心思去想如何提高陪伴质量。  所以,如果有一件事,你很想去做,千万不要说,等我闲了再做好。这是无限拖延的借口。  3  我喜欢村上春树,不仅喜欢他的作品,更欣赏他的生活态度。  他大学没毕业就跟太太一起创业,借钱开了爵士乐酒吧。好不容易还清这家店的欠款,房东却要收回店面。他们不得不搬到一个更大的地方,重起炉灶,又背了一身债。  开店期间,村上春树忙中偷闲地完成了早稻田大学的学位。一般人四年拿到的学位,他花了七年。  他形容自己开店那几年:除了天亮前的几个小时,几乎没有可以自由支配的时间。然而,当想要写小说的时候,他当天下午就去买了笔和纸,每天深夜关店以后,写一会儿。一部不到5万字的中篇小说,村上春树写了半年。  在村上春树的自传体散文集里,他写到:,不管工作多么繁忙、生活多么艰辛,读书和听音乐对我来说始终是极大的喜悦。唯独这份喜悦,任谁都夺不走。好  4  有时候,一个人在悠闲中很容易将自己放纵为一事无成,甚至连快乐都没有了,不是真的不快乐,而是快乐来得太容易,对它的感觉就会迟钝。  反倒是那些忙中偷闲成就的事情,我们会永远记得,并且深深感到珍惜与自豪。  ,等有时间再做好的真正含义是,闲得无聊再去做。只有不重要的事情,才应该被摆在这样的位置。那些你喜欢的事、对你重要的事,无论多忙都可以抽时间去做。  时间最严苛无情,人生几十年,每分每秒都摆在那里。有的人一生波澜壮阔、海阔天空,一辈子抵几辈子过;而有的人,永远在没时间、没机会、没心情中任时光流逝。  如果你总以没时间为借口,时间就是你的敌人。如果你肯挤一挤,时间就是你的朋友。你所有无忧无虑的生活,都是一场提前消费

第0002章 把处长打了 2017-12-07


王涛就简要的把今天的事情说了一边:“邹凯,你说,这是不是陷阱?”
邹凯鄙夷的看看王涛:“陷阱个屁?我算是服了你了,送上门的肉都不吃,你就等着挨卯吧”
“不会吧,就以为这个,她会报复我?”,王涛有些不明白。
邹凯有些看不起王涛了;“嘿嘿,连这个都都不懂?女人要是反目成仇,可是威力强大,你也说了,她是你们处长的情人,要是她在你们处长面前,稍微的把嘴一歪,你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王涛听了就是一愣:“不会吧?再说了,我只是一名小科员而已,难不成,把我给撤了?”。
邹凯像一个老司机一样,教训王涛:“你就等着吧,绝对没有好柿子啃”。
到了这时,王涛就有些相信了,心里惴惴的,一直跟邹凯喝的酩酊大醉。
第二天起来,王涛上班,坐下没多久,姜晓哭着进来了。
“怎么了?”,王涛问姜晓,姜晓就是不说,只是一个劲的哭。“你到底怎么了?你倒是说话啊,急死我了”。
姜晓不哭了,抬头看看王涛:“告诉你有什么用,你又不是领导,能把处长给撤了吗?”。王涛似乎明白了:“处长他怎么着你了?”。
“还能怎么着?他对我耍流氓了”,姜晓恨恨的说。
王涛一听就火大了:“这个畜生,我跟他拼了”,王涛就要跑出去,被姜晓一下子抱住:“王涛,你听我说,这次就算了,你去了还能怎么样?得罪了处长,我们两个都没好果子吃”。
王涛气鼓鼓的说道:“我也不能看着你受欺负”。

姜晓叹了一口气:“说一千道一万,都是你我级别太低,又没有靠山,要是我们两个有点背景,处长也不敢这么大胆,再说了,我们刚刚毕业半年,正是关键时候,要是得罪了处长,就没法在单位行政科工作了”。

王涛一想也是,看样子姜晓只是被欺负了一下,没有实质性的伤害,就让老畜生占便宜了:“要是再有下一次,我非砸断他的狗腿”。

王涛恨恨的骂着,似乎解气了不少。姜晓哭了一阵,也就没事了,反而嘱咐王涛不要惹事,一定好好保重,一定要好好工作,等自己做了处长,就可以扬眉吐气了。姜晓对王涛的期望很大。

王涛是跟姜晓一块毕业的,姜晓现在还是股级,王涛就成了科员了。那是因为司长看上了王涛,有一次在会议上,略微的说了一句王涛的好话,王涛就被处长提拔成了科员。

可是,后来,处长见领导好像忘了这件事,就对王涛渐渐的疏远了,王涛这个科员主管的也是一些杂七杂八的事情,没有一点实权。

王涛越想越生气,可是想起姜晓的话,自己的勇气也就没有了,说实在的,王涛也不敢真的把处长怎么了,自己可是一个小小的科员,有的只是力气,缺少的是权力,而处长跟自己则是相反。

“这个老畜生,自己有那么多女人,还要想入非非”

王涛恨恨的想着,就想起了前几天,自己跟管晴发生的那件事,已经好几天了,好像管晴也有不再找自己了,王涛就放心下来。

“叮铃铃”,桌子上的办公电话响了,王涛赶紧接起:“综合科王涛,您是哪位?”,电话里是胡处长的声音:“我,胡同,你过来一下”,王涛一听是处长,就气不打一处来。

“这个老畜生,不知道叫我干嘛”,王涛心里骂着,可是又不能不去。慢慢吞吞的来到了处长的办公室。

王涛板着脸:“胡处长,您找我?”,

胡同却是不在乎:“王涛啊,呵呵,坐坐,我有点事情跟你说一下”。

王涛心里直打鼓,也不知道胡同要说什么。

“王涛,你好像对管副科有意思啊?”,胡同看着王涛,笑着说了一句。

王涛就是一愣:“管副科是领导,我自然对他尊敬”。

“不光是尊敬吧,管副科可是很漂亮啊,单位行政科的男同志都对他垂涎三尺啊,呵呵,这里面也有你吧?”,胡同有追问了一句。

王涛心里就是一惊:“难道上次的事情被胡同知道了?不可能啊,要是胡同知道,那就是管晴告状了”,王涛想到这里,就是一阵的冷汗。

要是处长知道了,可就麻烦了,要是再给自己宣传,自己跟姜晓的事情,就说不清了,王涛就有点担心。

“呵呵,男人嘛,见了漂亮女人,总是动心的,没事,王涛,管副科跟我说了,说你对他动手动脚,我觉得无所谓,都是同事嘛,又没有发生大不了的事情,这件事就至此于我,单位行政科是没有其他人知道了”,胡同说完,还递给王涛一支烟,王涛连忙接过,自己点上。

胡同的意思,王涛是听明白了,是不在追究自己了,不过王涛有点憋屈,不是自己对管晴动手,而是管晴对自己动手。可是孤男寡女在一起,别人又没看见,王涛就是浑身是嘴也说不清。

王涛很明白,这是处长在位自己着想,王涛甚至还有些小小的感动,刚才还想揍一顿处长的想法,就跑到爪哇国去了。

王涛赶紧说道:“谢谢处长,我一定好好工作,来报答处长”。

“呵呵,好说,好说,你不是要报答我吗,我现在就有一件难题,需要你帮忙”,胡同还是看着王涛。

王涛又是一愣:“什么事?”。

“我知道你对姜晓也不错,都是一块分配来的,可是你不知道,我也喜欢上了姜晓,只要姜晓同意,我马上就跟我老婆离婚,我一定会让姜晓幸福的”,胡同慢悠悠的说道。

王涛听完,脸上的青筋暴露,就感到自己的血液往头上冲:“胡处长,你说什么?你喜欢姜晓?这事怎么可能,你是有老婆的人”

胡同满不在乎:“有老婆怕什么,可以离婚嘛,我跟我老婆是指腹为婚,没有感情,我早就烦透了,王涛,只要你帮我说几句好话,只要姜晓同意跟我好,我不但立刻提拔姜晓,还把你列为提拔副科的第一梯队”。

叔叔可忍婶子不可忍。
王涛再也听不下去了,胡同明明知道,自己在跟姜晓谈对象,不但横插一脚,还要提出如此无耻的要求。王涛就走到胡同的面前,眼睛死死的看着胡同:“胡处长,你喜欢姜晓?”;

“是啊”,胡同点点头。

“你会给姜晓幸福?”,王涛说完,胡同又点点头:“是啊”

“嘿嘿,好,我先给你长点记性”,王涛说完,就窜到了胡同的跟前。

“砰,砰”,王涛出拳了,照准胡同的鼻子就打了过去,胡同立刻就是满脸是血了:“你怎么打人?你,你,来人啊,王涛打人了。。。”。

“揍的就是你”,王涛一边说,一边抬起脚:“噗嗤”,就是两脚,狠狠的踢在了胡同的身上,还是不解恨,又抓起胡同,狠狠的给了胡同一顿老拳。

胡同便杀猪一样的喊了起来,门外冲进几个同事,就把王涛拉开了。
有的同事要巴结处长,就要报警,却被胡同制止了,同事也觉得奇怪,处长挨了打,反而愿意息事宁人,就是王涛都想不明白了。

王涛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姜晓就过来了:“你还是沉不住气,还是把处长给打了”,王涛呲牙笑笑,算是回答了。

姜晓嘴上虽然埋怨王涛,心里却是很高兴,知道王涛是为了自己,给自己报仇的,只是打了处长,将来的事情就麻烦了。

姜晓又说:“你可是解气了,可是今后,胡处长绝对不放过我们了,咱们就等着吧”。

王涛却是不服气:“不放过又能怎么样?大不了我就辞职,我早就想下海了,要是能赚几千万,我就发了,一定要风光的娶你”。

“扑哧”,姜晓笑了:“你真行,打了人就一点都不害怕,还做梦娶媳妇,你能赚几千万,你能赚10万,我就服你”。

“打人算什么,谁要是再敢欺负你,杀人我都敢”,王涛脾气又来了。

姜晓苦笑一笑:“好好好,就是你勇敢,我算是服了你了,不过,怎么说也是为了我,我今天请你吃饭”。

王涛一听,心里所有的怨气都没有了,感到了一阵的温暖。

这事就过去了,过了几天,王涛再办公室上网,单位行政科的同事葛明来了。

进门就神神秘秘的说道:“王涛,你听说了没有,单位行政科要有5名同志去下面扶贫,一去就是3年,能不能回来还是未知数”。

“葛明,你听谁说的?”,王涛问葛明,葛明更是得意:“单位行政科都在讲,难道你没有听说?”

王涛有点小小的不满了,自己这个综合科的科员,怎么什么事都不知道?葛明只是一个科员,都知道的消息,自己硬是不清楚,王涛有些悲哀了。

要是自己被选中扶贫,可就麻烦了,现在刚刚跟姜晓谈对象,目前有些进步,自己要是去了下面,难得回京一趟,近水楼台先得月,姜晓就不知道跟谁走的近了,王涛感到了一些危机。

可是,危机又能怎么样?自己跟处长不熟,前几天还打了处长一顿,看来这扶贫的名额,一定有自己,自己无论如何是跑不了了。

王涛很了解处长的为人,他是一个笑面虎,表面上不得罪人,暗地里致人于死地的事情没少干。自己打了他,他不让报警,那是怕自己的丑行暴露,这是王涛后来才想通的道理。

王涛正在胡思乱想,管晴进来了:“王涛,你忙吗?跟我出去一趟?”;

王涛就是一愣,自从自己跟她又了那么一出事情,管晴可是好些天不理会自己了,今天是怎么了?
下一章>>